移动版

IPO造假?这家创业板公司遭实名举报 合作伙伴反目成仇!

发布时间:2020-01-14 17:25    来源媒体:金融界

“那些合同都是虚假合同,没有流水交易记录、送货记录和纳税证明,查起来是很好查实的,金额有几百万,我愿意承担举报不实的法律责任。”1月13日,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仕强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因为买卖合同纠纷,宋仕强及公司的相关资产和银行账户,均被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富满电子(300671,SZ)申请查封。一怒之下,宋仕强将帮助该上市公司3年前上市时涉嫌虚假合同销售的“丑闻”揭开,宣称“大不了玉石俱焚”。

“双方纠纷的导火索就是合同纠纷,宋仕强的举报都是虚构的,不属实的。”举报信中当事人之一的富满电子销售总监陈忠鑫对记者表示。

据了解,目前宋仕强已经将相关举报信提交给深交所、证监会,以及相关上市保荐中介机构的主管单位。

1月14日,富满电子发布公告称,鉴于宋仕强的不实举报已严重损害公司名誉,为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于2020年1月11日在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上以宋仕强为被告提交了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并于2020年1月14日获得了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回执。

客户实名举报上市公司业绩造假

近日,关于富满电子IPO期间涉嫌虚构销售合同虚增业绩的实名举报信甚嚣尘上。

资料显示,富满电子成立于2001年,主要经营集成电路(IC)、三极管设计、研发与生产等,产品包括电源管理类芯片、LED控制及驱动类芯片,主要应用于平板电脑、蓝牙音箱、LED照明灯具等。

富满电子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台湾籍刘景裕,他通过持有富满电子控股股东集晶(香港)100%股权,间接持有富满电子59.45%股权。

据了解,富满电子于2017年7月5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保荐人为国金证券、律师事务所为国浩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机构为银信资产评估机构。

1月13日,在深圳市龙华区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简称“金航标电子”)办公室,举报人宋仕强回应了举报信的内容。

那么,宋仕强所言的富满电子虚构销售合同进行业绩造假是如何发生的呢?

宋仕强称,2017年5月、6月时候,与他住同一小区的邻居付定邦找到他,称受富满电子销售总监陈忠鑫所托,让宋仕强的金航标电子和付定邦旗下的深圳市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简称“中兴鼎盛”)、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锦瑞诚科技”)一起做几份销售富满电子产品的假合同。

“我和付定邦2004年就认识,十几年的邻居了,当时他们说只是用于富满电子融资用,并没有说上市,所以就想着帮忙做了。如果知道是为了上市的话,责任就大了,可能不会帮。”

宋仕强称,在具体操作上,富满电子销售给付定邦旗下的中兴鼎盛和锦瑞诚科技,再由于中兴鼎盛和锦瑞诚科技销售给金航标电子。

宋仕强表示,在行业内,有时候为了银行等融资,企业间互相帮助做一些账目处理,亦是比较常见之事。

“签定了两三百万的假合同,由陈忠鑫到付定邦的公司拿走,这些都没有银行流水、送货记录和纳税证明,属于纯粹的虚假的销售合同。”宋仕强宣称。

因此,宋仕强在举报信中称,现在新的《证券法》生效在即,为了净化股市环境,希望证监会查实富满电子的做假账行为,对参与制作“链条”的公司进行严肃处理。

据了解,宋仕强将相关举报信相继发给了证监会、深交所等证券监管机构和中介机构的主管单位。

缘起双方合同纠纷

原本是合作伙伴的金航标电子和富满电子,因何反目成仇?双方的合同纠纷正是导火索。

宋仕强称,金航标电子在2018年9月购买了富满电子约200万元产品,在销售货物给客户过程中,客户使用后发现不少瑕疵,为此,金航标电子赔偿了客户70余万元。

按照宋仕强的说法,由于产品瑕疵问题,金航标电子希望富满电子能有个说法,共担一些客户损失,但富满电子表示经其自身实验室检测,产品没有瑕疵问题,由此,双方产生纠纷。

宋仕强表示,由于金航标电子认为富满电子产品有问题,于是采取了暂缓了货款的交付,目前仅剩下约8万元欠款,但未想到富满电子直接查封了金航标电子资产及其个人资产、公司账户和私人账户。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导火索。”宋仕强解释为何要把3年前帮助富满电子做虚假合同事情吐露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举报信文末除了署名宋仕强,还署了中兴鼎盛付定邦和富满电子陈忠鑫的名字及联系方式。

1月13日,当券商中国记者在宋仕强办公室采访时,临时有事前来宋仕强办公室的付定邦正好露面,但其摆摆手,婉拒了券商中国记者的采访。

那么,富满电子销售总监陈忠鑫是如何看待整件事的?针对宋仕强的举报信,陈忠鑫发布了一份个人声明。

陈忠鑫解释,金航标电子在2018年9月向富满电子采购电子元器件,富满电子交货完成后,金航标电子仅支付了少量货款,截至2019年1月,金航标电子及宋仕强欠款人民币150.3万元。

2019年3月,富满电子起诉至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并诉前查封了金航标电子账户及宋仕强房产。

陈忠鑫表示,宋仕强多次联系愿意还款,并请求解封账户与房产。2019年4月双方在法院达成调解,金航标电子及宋仕强承诺于2019年6月30日偿还所有欠款,并解封了公司账户和房产。

陈忠鑫称,上述资产解封后,金航标电子与宋仕强又开始拖欠还款。截至2020年1月,金航标电子及宋仕强仍未全部履行调解协议确定的还款义务。

因此,鉴于金航标电子及宋仕强不履行法院调解书,富满电子申请强制执行,2020年1月3日,决定对金航标电子及宋仕强立案执行。

富满及陈忠鑫否认举报

“宋仕强的举报都是虚构的,不属实的,在举报信中,他把我列为举报人,而我并不是举报人,我本人是富满电子销售业绩排名前三的销售总监。”1月13日,富满电子销售总监陈忠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陈忠鑫说,他与宋仕强和付定邦熟悉,宋仕强的金航标电子是其2018年的客户,作为江西老乡的付定邦是其2014年至2016年的客户,“2016年,我们跟付定邦的中兴鼎盛合作逐渐收尾,2017年基本没有什么合作了。”

陈忠鑫还称,“中兴鼎盛是我们的代理商,它们终端卖到哪里去,我们不管。”

1月14日,富满电子也发布相关回应公告称,近日关注到网上流传的《举报富满电子做假账事宜》及宋仕强相关微博发表关于侵害公司名誉权的问题。上述举报问题及微博描述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金航标电子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同时冒用富满电子销售人员及他人名义散播关于公司的不实举报内容。

因此,鉴于宋仕强的不实举报已严重损害公司名誉及为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于2020年1月11日在“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上以宋仕强为被告提交了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并于2020年1月14日获得了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回执。

值得一提的是,富满电子上市前及上市当年业绩表现堪称完美,但是在IPO次年业绩却出现大跳水。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富满电子的业绩可谓是完美的增长曲线,连年实现高速增长。这三年,富满电子净利润一年一个台阶上升,分别为2770.51万元、3846.25万元、5883.1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87%、38.83%、52.96%。

进入IPO次年的2018年,高速增长的富满电子突然“变脸”,净利由增长变为下降,实现营业收入4.97亿元,同比增长12.95%;实现净利润5418.51万元,同比下滑7.9%。

富满电子解释,2018年业绩下降主要原因系报告期内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公司相关产品面临市场直接冲击。

进入2019年,富满电子业绩依旧没有好转,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17亿元,同比增加10.4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35万元,同比减少50.12%。

业绩增速大幅下滑的同时,富满电子的应收账款却在大幅攀升。富满电子近两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数额急剧攀升,短短两年上升了1倍。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富满电子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47亿元、2.51亿元和2.93亿元。到2019年第三季度结束,富满电子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数额,进一步攀升到3.41亿元,占总资产的36.82%。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