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金证券(600109.CN)

思摩尔IPO市值大涨150% 典型电子烟品牌融资一览

时间:20-07-24 14:50    来源:新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桔子”(ID:itjuzi521),作者:武玥

7 月 10 日,电子烟巨头‘思摩尔国际’正式在香港挂牌上市,截至收盘,思摩尔国际大涨 150% 总市值高达 1,780 亿港元。如果说思摩尔国际比较陌生,那么提麦克韦尔你可能就熟悉多了。没错,思摩尔国际前身就是麦克韦尔,主做电子烟代工,主要客户有日本烟草、英美烟草等国际烟草巨头。2015 年曾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然而,在港交所狂欢的另一边——距离港交所 50 分钟路程的内地,去年还在风口上狂欢的新兴电子烟品牌们,现在却一片寂静。

2018 年末,随着美国电子烟生产商 Juul 单笔融资 128 亿美金、给员工发放 20 亿美元年终奖的消息传来,激发了国内创业者和投资人对电子烟关注,一时间纷纷入局。其中不乏多位科技圈‘名人’——锤子科技 001 号员工朱萧木加入‘福禄’电子烟,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与黄太吉创始人赫畅推出‘YOOZ 柚子’等。

中国深圳有着完整和成熟电子烟生产制造供应,相关数据显示,世界上 80% 的电子烟都是中国生产的——酝酿本土品牌对中国创业者来说相对轻松。

根据 IT 桔子数据,至今至少有 114 家电子烟相关企业在过去一两年集中涌现。创业端的热闹景象也吸引了投资人的关注,尤其是明星创业者的项目,更是火速获得了投资。在电子烟最火热的 2018-2019 年 11 月——23 个月中,共有 41 起与电子烟品牌相关的投资交易。唯它、小野、云吞、FLOW、悦刻、魔笛等等,都在短时间内拿过一轮或多轮融资,投资方不乏知名机构如普思资本、经纬中国、梅花创投、SIG 海纳亚洲等等。

在创业者的热情与投资人的资本助力之下,电子烟销售市场也被点燃。国金证券(600109)研究所数据显示,2019 年上半年电子烟线上销售额合计达到 10.89 亿元,同比增长 90.96%。而‘618’期间,电子烟线上的销售额增长 149.41%。

一时之间,电子烟市场就像是牛市中的股票市场,大量的资金与人力涌入,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疯狂的销量背后悬着监管不确定的利剑,对于电子烟的归属与管辖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迟迟没有定性。虽然当时不少创业者一直持乐观的态度看待监管的出台与落地,认为:‘监管政策的出台将会促进电子烟市场的规范化发展,有利于电子烟整个市场的发展’。

转折点出现在美国电子烟‘致癌’等风波的出现——2019 年 8 月 23 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卫生官员表示,一病人疑因吸电子烟导致肺部严重病变死亡(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简称 CDC)怀疑其死亡与吸食电子烟有关)。一时间,电子烟“致癌”这个话题让电子烟处于风口浪尖。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发推特表示:‘我们需要确保电子烟安全……’疑似要在美禁止电子烟,但最终特朗普没有下‘禁烟令’。受此影响,国内外电子烟市场温度骤降——深圳、秦皇岛等城市公开声明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

11 月颁布的电子烟相关政策让国内市场瞬间降温——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电商平台及时关闭店铺,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俗称‘电子烟禁令’。

国内的电子烟网络销售禁令无疑切断了电子烟销售的主要渠道之一,相关数据显示,2019 年电子烟市场中接近 8 成的销售额在网上。由此也让原本沸腾的电子烟市场瞬间降温。

反馈到资本市场中。IT 桔子数据显示,2019 年 11 月至 2020 年 4 月之间,关于电子烟的创业和投资交易基本都销声匿迹,无论是新成立企业还是投资事件都鲜少发生。尤其在疫情期间,受到电子烟禁令及疫情无法复工复产影响,2020 年第一季度,电子烟市场更是未出现任何投资事件。

进入第二季度,全国各地逐渐复工复产,一些电子烟品牌也逐渐开始考虑资本方面的运作。有电子烟品牌选择了委身于其他厂商——2020 年 7 月,火器电子烟正式完成了对华昶旗下 NOS 电子烟的收购,成为电子烟市场并购第一案;也有不少选择接受战略性投资,如 JVE 非我电子烟在 2020 年初获得了前海彩时投资 1 亿元的战略投资;飞喜电子烟拿了鼎智通讯 5000 万的战略投资;VPO 微珀也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

资本市场之外,一些电子烟厂商也在积极寻找其他自救方式——2020 年 4 月,电子烟品牌 YOOZ 发售的最新产品定价为 9.9 元,掀起了电子烟市场的价格战。后续有多个品牌相继降价,加入混战。有分析称,这一波‘赔本赚吆喝’,是电子烟品牌是在自救,以清仓求回血。

另外,下沉扩展销售渠道,利用社交媒体做传播卖货也是另一种自救。相关报道显示,2020 年春节后至 5 月左右,部分电子烟品牌已经在全国授权了上百家经销门店,线下销售网络覆盖了近八成二三四线城市。社交媒体上,电子烟代理商活跃在抖音、快手等渠道,在积极的‘去库存’。

但这种趋势的发展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7 月 13 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召开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行动部署电视电话会议,推动电子烟监管取得更大进展。据悉此次专项检查行动为期两个月。最主要的任务是对变相线上销售和自动售卖机等问题展开执法行动。很快,抖音快手上也不让带货电子烟了。

除了线下已经布局的渠道之外,微商正成为电子烟品牌们眼中的重要渠道之一。

微商本身有社群属性,他们手中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是与客户接触的一线人员,同时这群人也熟谙销售之道,对于销售电子烟来说未必不是优质渠道。

但微商渠道销售电子烟也存在诸多问题——微商通常采用的是代理模式,不同级别的代理拿到货品的价格也不同,销售快量大的代理能够拿到‘冰点’价格,用‘冰点’价格销售电子烟,将会给本来就陷入价格战的电子烟市场带来更多的混乱。此前有媒体曾采访电子烟的渠道商,对方表示有商家正在通过微商的渠道销售电子烟,并且‘价格只有官方建议价的三分之二,把市场做得很乱。’透露出代理商们对微商渠道的不满。

但是当前,监管的口子再次缩紧,直播电商的路径已经被切断,微商销售电子烟还能坚持多久是个未知数。在监管注意到之前,如何处理好微商这个渠道,对电子烟品牌也是不小的挑战。当前看起来,电子烟市场正在被压抑,被限流。

市场的动向与资本紧紧相连,在当前电子烟网销口子再次被扎紧时,投资者或许已经开始寻找退出的路径。前文提到的电子烟并购第一案或许正在撕开电子烟市场并购的潮流……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